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三界术神录》三界异术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三界术神录猎奇

《三界术神录》三界异术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三界术神录猎奇

发布时间:2019-07-25 08:05:59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鹤羽道人 状态:已完结

新书《三界术神录》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鹤羽道人,主角徐傲,秦燕,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嘭”又是一个花瓶被砸烂,精美绝伦的碎片溅了满地,还不等碎片彻底安稳下来,帐中的那位小祖宗又伸手摸向了另一件瓷器。 绿袍心疼的直

三界术神录

推荐指数:10分

《三界术神录》在线阅读

《三界术神录》 免费试读


“嘭”又是一个花瓶被砸烂,精美绝伦的碎片溅了满地,还不等碎片彻底安稳下来,帐中的那位小祖宗又伸手摸向了另一件瓷器。

绿袍心疼的直咧嘴,倒不是说他就那么在乎瓷器。可是能被他放在帐中的,又怎么会是凡品?哪一件放出去不是价值连城?

只是花钱难买她开心,自始至终,绿袍都没有提及一个钱字。等小祖宗发泄完了,这屋内除了绿袍喝水的茶碗,已经被砸的差不多了。

旭日干依旧坐在药桶里闭目养神,滚烫的药水通过他的皮肤,一进一出之间,不断修复他的伤势。

“这个该死的!”旭日干自然知道德德玛是在骂谁,她可是从一回到帐蓬开始,就反反复复的在咒骂着那个害她丢了一堆零食的王八蛋。只是,这些跟他又有什么关系,他只管着老神在在的疗伤就好了。

“小祖宗,咱不气了行不?”绿袍连忙用还算完好的茶碗盛了一碗热茶,泡茶的茶叶乃是土伯送来的,应该是前几日落下的好处,曾经被绿袍视若珍宝的茶叶此刻依旧被丢弃一旁,连着几天泡茶用的都是土伯送来的茶砖了。碧油油的茶水吐露着难得的香气。

德德玛一把夺过绿袍手中的茶碗,在绿袍毫不掩饰的心疼眼神中重重砸在地上。看着绿袍心疼的样子,德德玛总算小小的出了心中那口恶气。

“小祖宗,开心了?”绿袍忙讨好道。

“不开心!”德德玛一把跳到绿袍的床榻上,又蹦又跳,直将绿袍的床榻弄的是一塌糊涂,方才罢休。

既然小祖宗还不开心,那绿袍自然就要想方设法的哄她开心。当即拍拍手掌,门外早就候着的侍卫压着一串被捆的结实的小妖:“小祖宗,看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这可是你最喜欢吃的小妖啊。现在开不开心?”

“不开心!”德德玛撇嘴扬头赌气道。

绿袍挥手示意侍卫将一个捆绑好的小妖送到德德玛跟前去。

那侍卫战战兢兢的将排在最前头,看着最为干净的小妖推搡着送到了德德玛的眼跟前。德德玛抬脚便踹,只把两人踹做滚地葫芦,才又跳回到绿袍的床榻上。

“哎呦,小祖宗,你要怎么才能开心啊?”绿袍边往德德玛跟前靠近,边挥手示意那几名侍卫退下。侍卫们如蒙大赦,连忙牵着一长串的小妖就退了出去。

“你去把那天收了雷霆的仙人给我抓来,我就开心!”德德玛瞧都不瞧满脸堆笑的绿袍,伸手将绿袍枕头下藏着的千灵膏掏出来,摔在地上,用脚踏做烂泥。

这下绿袍可真的抓狂了:“小祖宗诶!那是仙人,仙人呐!仙人可是天境!我这个半步天境说得好听只差了半步,可这辈子有没有希望能跨出后半步还是未知呢!你让我去抓一个正儿八经的仙人?!你还不如干脆直接叫我自杀好了。”

“我不管,要么抓个仙人给我,要么你就自杀吧!”德德玛用力在床榻上打滚撒泼。

旭日干终于看不下去了,睁开眼睛怒目道:“你怎么那么不知好歹!老祖将你创造出来,就如同你的身生父亲一般,你不悉心供养也就罢了!还动不动给老祖招惹麻烦!你知不知道,别的部落搜罗了你多少罪名,还不都是老祖替你担了下来!”

德德玛一把做起身子,理了理有些纷乱的头发:“哟,旭日干,一个月前你还是对我恭恭敬敬客客气气,唯恐我一个不开心吃了你。这才大半个月,就教训起我来了,究竟是这个老乌龟给了你什么好处?”

“混账!”旭日干怒发冲冠,一把站起身来:“我忍你让你,只是因为知道你对老祖的重要性,如果不是老祖护着你,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折腾你!”

德德玛灿烂的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显得分外可爱,完全是个人畜无害的乖囡。

“好了好了,你们也别吵了。”绿袍也真是头都大了。本来接了联盟里的命令,单纯只是在围困住秦燕两军主力的情况下尽可能的杀伤对方。谁知昭华城的计策简直实施的太完美了,直接将秦燕两军主力消耗了大半。

结果各族族人开始自信心膨胀起来,非要去攻打这个根本没必要浪费时间的孤竹城。花费了大量的储备建造了一堆在他看来毫无用处的攻城塔。

不过众心难违,自己只得悄悄把围城的计策临时更改为围点打援的计谋。

造成一副内松外紧的阵势。就准备按着这个计谋实施下去了。

谁知道,又蹦出个出城挑战的二百五。那个来换俘的小子,怎的就有勇气出来打了两场?这是虚张声势?那秦燕两军又会有什么阴谋?

加上帐内这两位,干脆他们做自己的祖宗算了!

绿袍越发头疼。

三界术神录

作者:鹤羽道人类型:仙侠状态:连载中

新书《三界术神录》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鹤羽道人,主角徐傲,秦燕,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嘭”又是一个花瓶被砸烂,精美绝伦的碎片溅了满地,还不等碎片彻底安稳下来,帐中的那位小祖宗又伸手摸向了另一件瓷器。 绿袍心疼的直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