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大人他偏要宠我》暴君他偏要宠我txt 强攻 大人他偏要宠我69文

更新时间:2021-02-12 20:02:14

《大人他偏要宠我》暴君他偏要宠我txt 强攻 大人他偏要宠我69文 连载中

《大人他偏要宠我》

来源: 作者:陆玖笺 分类:短篇 主角:夏仇彦,慕舒瑶

完结小说《大人他偏要宠我》是陆玖笺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仇彦,慕舒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夏仇彦离开栎王府后,并没有马上回夏府,而是去皇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仇彦离开栎王府后,并没有马上回夏府,而是去皇宫找了司礼监,负责此次西域进贡宝物的各项事宜。

“回将军,西域人此次向我朝进贡,确实包括了一味异香,此香名为落鸢香,在西域是一种非常神奇的香,既可内服也可外用。内服便是一味无毒的上等药材,可以补脾益肺,驱寒祛湿;外用睡前将其点燃放在房内,可起到凝神静气,安神益智的作用。”

司礼监回答道。

看来慕舒瑶所言非虚……西域确实有这种异香。

夏仇彦不禁想起慕舒瑶的话,继而接着问道。

“不知关于这异香你可知被分发到何些地去了?”

“落鸢香基本是内服用的,且价格又昂贵,大部分都送往御膳房了,供皇室和后宫嫔妃食用。”

“大部分……如此说来理应是还有剩余的,不知这剩余的去了何处?”

听到细微字眼,夏仇彦双眼一眯,紧接着询问道。

“卑职只知道这么多了,其余的就不得而知了。”

“也罢,辛苦了。”

“哪里哪里,能帮上将军的忙是卑职的荣幸。”

夏仇彦点了点头后便告别司礼监,立刻派驻守在皇宫内的两个将领秘密去往御膳房调查。

他回到了夏府,看见慕舒瑶一个人坐在大堂里,只见她单手抚着下巴,眼神盯着一个方向,似乎在思考什么。

自慕舒瑶跟随着他破案以后,他便给她安排了一间房,便也住进夏府了。

夏仇彦走近慕舒瑶,发现她秀美的娥眉淡淡的蹙着,在细致的脸蛋上扫出浅浅的忧虑。纵然如此,他却隐隐感觉,她眉宇间透着的,是与凡尘女子不同的灵气。

这一瞬间,夏仇彦竟觉得,她就像空中的羽很想触碰,却始终不忍心打扰她的宁静。

“大……大人?”

慕舒瑶终于注意到夏仇彦的到来,慌张的回过神来,匆匆的朝着夏仇彦微微行了行礼。

“不知慕姑娘想什么想得如此出神?连本将军来了都不知。”

夏仇彦见慕舒瑶惊慌失措的样子,嘴角忍不住上扬,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我在想那二人身上为何会有落鸢香,这可是西域的东西,西域的东西又怎会涉及中原,除非是西域人自己带过来的。”

慕舒瑶把自己的想法如实告诉夏仇彦。

“不错,这确实是西域人带过来的,近日有西域使者来我朝进贡珍宝,我刚前去皇宫找司礼监询问过,这落鸢香也包括其中。”

“原来如此,那这作案的凶手必然是跟朝廷有所联系,小女斗胆有一猜测,这凶手即有很可能是朝廷里的官员派遣的杀手。不过怕是这案子恐更复杂了,不知大人可还打听到什么?”

慕舒瑶听闻夏仇彦的话一惊,一番推断后接着询问夏仇彦。

“听司礼监说,落鸢香作为上等药材无毒可食用,大部分送往御膳房供皇室和后宫嫔妃食用。”

“对,既可外用也可内服,尤其内服搭配食物食用效果更佳。”

慕舒瑶点头附和道。

“我已派人前去御膳房查看,有什么线索自会有人会及时通知。对了,慕姑娘,你见到苏沐橙回来了吗?”

“你说苏大哥啊,苏大哥也忙着查找落鸢香的线索去了。”

慕舒瑶回答道。

“彦儿,你回来了。”

夏远深从房内走进大堂,见夏仇彦说道。

“嗯。”

“夏侯爷。”

慕舒瑶礼貌的说道。

“嗯,慕姑娘有礼了,昨日可还住得习惯?”

夏远深捋了捋下巴的胡须,和蔼的问道。

“多谢侯爷和将军的招待,小女住的很好。”

“如此那便好。”

夏远深微笑道。

“天色不早,小女也该回房了。”

寒暄了片刻,慕舒瑶见他们父子二人似有要事相商,便微微躬身行礼自觉的告退。

“好,来者即是客,慕姑娘有什么需求尽管提出来,我夏府自会好生招待。”

夏远深热情的对慕舒瑶说道。

“侯爷客气了。”

慕舒瑶朝他们作揖后,转身离开大堂。

“彦儿,你和栎王商量的如何?他秉持着何态度?”

夏远深瞥了眼慕舒瑶离去的背影,当她的背影完全消失在了大堂后,适才问起夏仇彦此去的正事。

“回父亲,此次案件栎王让孩儿继续查下去,若有需要的时候他便在一旁适当辅助,栎王说皇上那边他自会解释。”

“哦?栎王这次竟不跟你争这个案子,这倒是让人产生怀疑,不知他安的可是何心。”

夏远深听罢惊讶道。

“嗯,孩儿也奇怪,许是这栎王无心插手这次的案子吧。”

“彦儿,栎王城府极深,还得小心行事才好,切勿被他抓到把柄。”

“父亲放心,孩儿自会小心行事。”

对于父亲的有意提醒,夏仇彦向父亲保证道。

管家又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手里捏着一封信,双手抱拳对他们二人说道:“启禀老爷,少爷……少爷宫里的人快马加鞭的将书信交到奴才的手里,请少爷查看!”

夏仇彦听闻急忙的接过管家递来的书信,快速浏览过后,犹如晴天霹雳般,他移开视线,缓缓的将书信放下,他的身体微微有些随着气息而颤动,捏着书信的手隐隐有些颤抖。

“彦儿,发生什么急事了?”

夏远深见夏仇彦异常的模样,奇怪的问道。

夏仇彦沉沉的吸了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将手中因捏的满是褶皱的纸交予了夏远深。

夏远深拿起书信,只扫了一眼,便知晓信中大概内容,他赶紧将书信撕成碎片,再把碎片丢进点燃的蜡烛里,眼看着碎片从纸屑前成灰烬。

“不管此事是不是真的,将此事放到肚子里,切勿让第三个人知道此事。”

夏远深望着火势有些旺盛的烛火,厉声说道,眼里的阴鸷一闪而过。

夏仇彦瞥了眼夏远深的举动,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此信正是他派去调查御膳房的驻守宫内将士所写,他们查到了非常关键的线索,可偏偏这个线索是他难以碰触的,身为禁卫军统领,他竟有些不敢查下去了,若是将朝廷势力连根拔起,他这官衔估计也不保了。

原来这西域异香,竟与丞相府有所关联,栎王将本送入御膳房的一部分异香,收纳到他父亲丞相张慎之的府邸中。

此次他陷入两难之中,先前栎王慷慨将案子推与他,他却要不顾栎王脸面,后脚去丞相府搜查?

那这栎王可是知道此事,所以将此案件交由我夏家?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