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越如此简单》穿越如此可爱的我们 小攻 穿越如此简单GV

更新时间:2021-01-18 00:04:57

《穿越如此简单》穿越如此可爱的我们 小攻 穿越如此简单GV 连载中

《穿越如此简单》

来源: 作者:十六格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朱朱,初文学

完结小说《穿越如此简单》是十六格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朱朱,初文学,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艳阳高照的盛夏,炎热的气温总是惹得人心烦,只有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艳阳高照的盛夏,炎热的气温总是惹得人心烦,只有连绵的海岸线能够还给人们一丝清凉。

望着那片诱人的深蓝,朱朱哀怨的叹口气,勉强自己将不舍的眼神从那片蓝上移开,回归到柏油马路的正前方。

那里有一堆跟她同“衰”相怜的人,差别只在于人们好像并没有发现这旅程的辛苦反而很享受,认为这差事“衰”的似乎只有她——而已?

想到这里,朱朱又叹了口气,回首当年没日没夜、拼死拼活地死命读书,终于获得进入梦寐以求的名校企管系入场券后,接着兢兢业业的又是四年,本以为距离她的首席行政秘书梦只差一步了,没想到本来就处于大学生就业困难困境里的这届大学毕业生们更是比往届大学生多了一道试炼——全球金融危机,害得手持高等学府毕业证书的她也不能幸免,只得随便先找个工作顶着。

只是她就不明白了,明明她应聘的是秘书助理,为什么连办公室都还没踏进就给她改派了?虽然经纪人助理怎么说也跟助理挂钩啦,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助着助着就变身明星保姆了呢?

满腔热情还没来得及为热衷的事业燃烧就被迫出局,随后没给她时间消化未成形的失落即快速转化为不得不做的认命。

“喂!XX的助理在哪?快过来,该换装了。”

“知道了,马上。”应过声后,朱朱摇头甩掉刚才的不专心,再把有点滑落的眼镜框推回原来的高度,双手把住压在两肩的包带,嘴里倒数着时间,决定一口气跑到她服务的明星跟前。

以首席行政秘书为职业目标的朱朱,不管是对待工作还是学习都是认真的,这种对待工作的态度,使朱朱在长期的学习过程中已经演变成一种习惯,也使得她不管是做什么事情都不允许自己做得不够完美,即使是她并不期望的工作也不行。

眼看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只在她快速跑将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一只新鲜的香蕉皮随着她雇主那支纤细的手甩摆着的弧度,以一条角度完美的抛物线为轨迹,最终落到她即将落下的脚底——哦哦,其结果可想而知。

“啊~~~”。。。。。。咣咚。。。。。。

来不及思考她到底是磕到了什么硬硬地东西,也顾不上周围吵杂的环境,只在滑倒的瞬间感受那剧烈的疼痛深入骨髓,和听见她那血液汩汩流动的声音。

原谅她吧,不是她不想做好这份工作,只是,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貌似是她却也无能为力了。

随着意识逐渐地抽离,朱朱慢慢合上了失去焦距的双眼。

——————————————————————————————

清,康熙一十九年年关。

由后金第一座都城兴京通往京城的官道,一辆墨灰色半成新双轮马车飞快的奔驰其上。

马车内一身着洗得看不出原色衣裳的小娃娃,静静地躺在靠左侧的一边,从她的身高来看也就四五岁的光景,可能是赶着路的关系脸色有点苍白,皮肤表面一条条的泪渍还残留在脸上没有清理,不知是什么原因双眼紧紧闭着,眉头间或随着马车颠簸微皱一下,让人分不清是睡着还是昏迷。

右侧的一边端坐着一位神态严肃的妇女,一头长发被梳理的很是熨帖,连鬓角发梢都整齐划一的顺着同一方向乖巧的贴在腮边,再看她身上的打扮,应该是个有点身份的人。只是她那一直落在前方随着马车一道颠簸晃动的车门帘上的眼神偶尔透出的些许焦急,与她给人的整体气质有丝不符。

直到车轮滚过了又一个不平的地面,小娃娃的头也跟着这个起伏惯性的一上一下晃动,最后哐的一声重重地磕到车厢板上。

“唔。”躺在左侧的小人儿不由得哼出了声,头抵着车厢地面,本来微皱的眉头现在更是紧紧皱起,看来刚才磕到的那一下真的很疼。睫毛紧跟着不老实起来,先是轻轻地抖动几下,才试探着缓缓地睁开了还有些迷蒙的双眼。

当视线清晰,朱朱起先还带着的迷茫,放任自己不聚焦的双眼直愣愣地盯着不住晃动的木制天花板。

哦,木制天花板。

。。。。。。

木制天花板?这是哪里啊?

“你醒了!”还没等朱朱捋清自己身处什么地方,就被这道冷冷的不带感情的声音打断。

尽管她现在很不情愿起身,但她那培养了二十三年的职业秘书条件反射促使她不得不迫切地想要搞清楚现状。

迫不得已的,朱朱一手按在刚刚的磕碰处轻轻地揉着,一手寻找合适的支点好将自己的身子支撑起来。

身子刚刚坐稳,视线的正前方正对着那个严肃妇人冰冷的目光,虽然那明显带着不友好的眼神让朱朱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基于礼貌她还是回给她一个微笑。

“你。。。。。。”再次与她对视,注意到那妇人身上的打扮,再用眼睛快速的扫视了一下身处的环境,朱朱自以为了解的打住了未说完的话。

不是这样没有人性吧,人家明明受伤了好不好,谁这么没有良心让人带伤出演群众的?都不用问过人同不同意的?再说要是留下后遗症了要她来找谁负责任啊?等等,是不是有友情出演费可以拿的?

可能是不满意朱朱一直不做声,那妇人不带感情的声音再度响起:“等着进了府里,别再可劲儿哭闹了,老太太不喜欢。”

妇人的目光一直落在朱朱的脸上。许是这会儿不哭闹了,瞧着神情举止倒是还有点小姐样子,到底是有老爷的血脉在呢!

“给脸擦擦。”说着递出条手帕。

听到她在对自己说话,朱朱顿时有点无措,拜托,刚才她还在昏迷什么都不知道好不好,不管要怎样拍都跟她无关,现在跟她说台词,要她怎么应对啊!即兴哦?

一愣神间,手绢就从她手上递了过来,这时候也不管要不要说点什么了,急忙伸出一只手去接。

两只手隔着一条手帕的距离显示出了大不同,其中的一只手虽说不上‘指如削葱根’,但除了拇指和食指指尖有些微薄茧之外其余倒是挑不出毛病来,从她伸出的方向来看,这只手是那妇人的;而另一只手,从个头上看只是前一只的二分之一,从美感上看虽然白白嫩嫩,但指甲缝里那明显存在的泥垢,显示是之前有玩过泥巴所致。从手伸出的方位来看,这只应该是她的没错,可是天知道她从5岁起就没有玩过泥巴了好不?

以上分析完毕,朱朱不相信的眨巴眨巴眼,看看人家那只在她这年龄来说大小正常的手,再瞅瞅自己这只不知是怎样了的手,忽然觉得有点头晕,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地,不顾妇人不解的目光,上下左右前前后后都给它找了个遍。

没有,没有摄像机,没有导演,没有演员,什么都没有,这马车也不是道具,那么,我是谁?

有些不相信的看着自己明显缩了尺码的手,想要确认什么似地豁然抬起头,眼泛泪光看住妇人的眼,一字一句的问:“我~到~底~是~谁?”

一句话问完,仿佛是耗尽了她身上所有的力气和勇气,使整个人瞬间失去了依靠,头脑中晕晕沉沉的东西又占住了主脑,身体立刻像是被剥夺了灵魂,软软地倒在了马车的地板上。

始终坐在一边冷眼旁观的妇人,这时有些坐不住了,这丫头从刚才起来就有些不对劲——没有想往常一样哭闹着,还突然有礼貌起来,我只当是她长进了,胡闹够了到底没忘了自己索绰罗氏的身份,现在看来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

哎呦这脑子,这当口还管什么对不对劲,出来这趟差事,能带回个正常人回去才是正经,要不然,她以后也不用正常了!

赶快凑近朱朱顺势捞起她磕到地板的头,让她整个上半身半倚在自己身上,一手绕过肩膀环住她的身子,一手探向她的额头。

嗬,是发烧了。这也难怪,一连几天匆忙赶路,都没停下来好好休整过,就是她这个大人也有吃不消的时候,更别提她这个没出过远门的四岁娃娃,再加上她成天介哭闹,嗓子早该受不住了。

把朱朱轻轻地放回到地板上,再从角落包裹里找来厚一点的衣服给她盖在身上,转头走到车门旁,小心的掀开门帘一角,探头看了看渐晚的天色,心里下定决心,转头告诉驾车的青年进城找一个客栈投宿,说完不等他答复,径自合上门帘,坐回到车厢内,望着角落里的小小人影愣愣地出起神儿来。

没过多久,马车慢慢的停下来,外面传来驾车青年诺诺的禀告声,“纪嬷嬷,到客栈了。”

话音刚落,门帘就从里面被掀开,被称作为纪嬷嬷的妇人仰头打量着面前的客栈,虽然看起来算不上雅致,好歹也是干净整洁的。心里觉着满意了,就冲青年肯定地点点头,转过身回到车厢里,抱起因为发烧还在昏迷不醒的朱朱,利落的下了车来,在走进客栈前,不忘吩咐驾车青年别忘了先去停好马车再跟上。

。。。。。。

送走拜托店小二请来的郎中,又帮小娃娃换下额头上用来退热的湿巾,看着她此刻仍然布满潮红的小脸,心里升起一股怜惜。

伸手轻轻地帮她把汗湿的刘海拨到一边,用手背轻触她潮热的小脸,怜惜的注视着还在昏迷中的她,“这都是你的命。”

落初文学www.luochu.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