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清平乐之春归何处》清平乐春归何处ppt 直人 清平乐之春归何处蕾丝

更新时间:2021-01-17 20:04:24

《清平乐之春归何处》清平乐春归何处ppt 直人 清平乐之春归何处蕾丝 连载中

《清平乐之春归何处》

来源: 作者:云兮晨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云初,韩夫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清平乐之春归何处》的小说,是作者云兮晨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夜凉如水,思绪不止。 云初躺在床上,翻来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凉如水,思绪不止。

云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云初本想要再过几年,自己再长大一些,有了谋生的能力,再说下山的事,突然一个机会放在面前,又不敢去碰,喜月是值得相信的,但她身后的韩府值得相信吗?云初问了自己无数遍,仍然没有答案。

这日,韩夫人找叶老夫人说话,刚一进屋,被老夫人拉着手,让她坐在身边:“浅秋,我正念叨着你不来找我说话,怎么就来了呢?哈哈!”

韩夫人笑道:“是我该死,早就该来见见老夫人了,就是我那三姑娘,缠了半日了,这才脱开了身呢!”

“哦,喜月怎么没一起来呢?”

“嗨!这个喜月呀,昨日去爬了一日的山,刚才是累了要睡觉才放我走的,这不就我一人来了吗!呵呵!”

“也是个疯颠的丫头,上山来也不知道陪陪娘亲,陪陪我也好啊,就知道自个儿乐呵!”

“是是是,老夫人说的是,明儿我就把她带过来陪陪您老。”

“孩子家家的,缠着你不过就是要些看中的东西物件什么的,至于这半日吗?”

“唉哟,老夫人啊!这要真是个东西物件什么的,我还就想法办给她弄来,可这大活人,我可怎么好办啊!”

“哦,大活人?!”老夫人奇道:“要个什么人,至于这样?丫鬟仆妇什么的,给她安排就是了。”

“这。。。要的就不是家里有的!”韩夫人叹气:“唉,她呀,看上了这观里的姑子,想要回去作伴。”

“啊。。。这孩子,这也是好玩的?”

“就是啊,家人那丫鬟仆妇的一大帮子,哪个不能陪,非得要这个云初不可。”

“哦,要的是云初?!”老夫人也吃了一惊。

“我这好说歹说的,就是不依,这我怎么跟人开口呢?”

“这倒是。。。。”

“而且我家老爷只喜佛法,我要弄个姑子回去,可怎么好呢。”

韩夫人看了老夫人一眼:“老夫人,您看,叶府最是喜欢修真念道的,不若您帮我个忙,先把云初带回叶府,等过上一年半载的,俗了她一身的仙气,我再接回韩府,您看呢?”

“浅秋啊浅秋,真有你的,就怎么盯上我了呢?”

“老夫人,您可别怪我不懂事,我看您也挺中意那个云初的,带回家了,还能天天尝那上好的手艺,何乐而不为呢?”

老夫人想了想:“要个人回去,那师姐妹俩也会卖我这个面子,只是从前听玄真说过,那云初是自小就长在观里,但也没出过家,要离开道观也是简单,如果她自己不乐意,也强求不得的。”

“您老出马,肯定没问题的,我看那云初也是个懂事,对她好不好,她自己会思量的。”

“行了,过几日我去提一提,到时不成的话我可不管的。”

“哪能啊,我相信老夫人。”韩夫人在房里又坐了一会儿才走了。

————————————————我是分割线——————————————————

两日后。

云初正在房里练大字,通林来叫,说是师父找她。

今日的师父似乎有些不同,表情有些严肃,云初心下惴惴,上前施礼道:“师父!”

“师父找徒儿有什么事?”

“云初,你到我门下有十一年了吧?”

“是的,师父。”云初奇怪,却猜不透师父的心思。

“时间过得真快,我都快忘了当初的事了。”师父的表情有些感伤,“云初,直到现在,为师从未在你面前提过你的身世,我一直怕你太小,想等你大一些再说。。。也罢,今天就告诉你吧。”

师父悠悠地回忆起往事来,云初的心中却是不能平静,自己的身世。

云初一直是在十二月初二过生日,因为十一年前的十二月初二,是师父捡到她的日子。

当年,也是一场大雪,师父那一日带着大师姐下山,准备去给城里一户人家作道场,在茫茫白雪中下得山来,走到半路,隐约看到路边有个小包裹半埋在雪中,抱起一看,居然是一床锦被包着一个小小的婴儿,师父大吃一惊,因为锦被上沾满血迹,婴儿已不知死活,师父摸了摸婴儿的胸口,还有一丝热气,便抱着婴儿赶到最近的镇子,送到医馆诊治。婴儿是幸运的,那些血迹都不是她的,只是在雪里久了,有些受冻,不算严重。师父此后,曾在附近的人家找过,看有没有谁家丢了孩子的,但一直没有消息,师父看着婴儿十分可爱,又是女婴,便也就一直抚养着云初,直到如今。

师父打开旁边的一个包裹,里面是一床小小的锦被,被面是极好的锦缎,绣着百福花样,只是年代久远,布料有些发黄,血迹早已洗净。师父捧着锦被,指着被角一处道:“这是你当年包着的被子,这角上有个‘言’字,也许是你的名字吧,当初我就带着你还有这床被子,在附近一家一家的问,就是没有找到你的父母,也许你的父母并不是本地人吧。唉!以后就看你和你的父母有缘无缘了。”

云初双手捧着锦被贴在脸上,也遮去了奔涌而出的泪水,很温暖呢!原来父母并不是不爱自己,并不是要丢弃自己,一定是碰到了不得已的难事吧?师父说锦被上曾沾满了血迹,难道他们都已死了吗?不管如何,总有一天会找到的。

“云初,别难过了,你还有师父呢。”师父苍老的手碰到云初的头发,轻轻*********师父!哇!。。。呜。。。”云初跪倒在地,抱着师父的双腿,将头埋入师父怀中痛哭。不论前生今世,不论是谁,都不能承受失去双亲的痛苦。

“师父,我总以为是他们不要我的,原来他们也不是故意扔下我的。”云初哽咽着。

“孩子,那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他们失去了你也是一样痛心的。”

“师父,你说他们还活着么?我还能找到他们么?”

“。。。能找到的,他们也一定在找你。。。”

“对,还是有线索的,这个锦被!”云初破涕为笑:“师父,我还是有机会找到他们的。”

“云初,你想去找他们么?”

“我想,可是。。。。。。我不能离开这里,不能离开师父。”

“傻孩子,你去找父母,这是人伦大事,又不是再也见不到师父了。”师笑微笑道:“正好,那叶老夫子刚才跟我说,想把你带到叶府去。”

“啊?”

“老夫人说,她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想让你去跟她作伴,当然,不是要你去签契做丫鬟,到了那也是自由自在的,如果哪一日,你要离开也没问题。”

“可是,为什么是我呢?讨她喜欢的也不只是我啊?”喜月有说要自己去韩府的,怎么叶老夫人也要我去呢?

“呵呵,一是你斋菜做得好,二是她也听说了你的身世可怜,想让你有个好归宿,你总是呆在这道观里,长久下去可要误了终身啊。”

“师父,我不想离开你。”

“呵呵!打小我就知道你不是个修道的人,如果让你下山,无依无靠的,还不如陪着我在这做姑子,可是现在有这样好的机会,而且叶老夫人也是个大善人,不怕她亏待了你,如此为师也放心。为师也相信,你是不会亏待了自己的,呵呵!若真有一日,你过得不好,就回来给师父作伴吧。”

————————————————我是分割线——————————————————

六月十六日,叶老夫人在山上住了半月有余,终于在秋天到来前回到了叶府,同行的除丫鬟仆妇,还带上了一个云初。

进府以后,确实没有为难云初,并没有安排什么差事,其他不管,只要在老夫人想吃斋菜的时候,做些膳食就好,给她安排了一个单独的房间,房间挺大,家具床铺都是极新的,离老夫从的雅园很近,旁边就是内院的内墙,出去就是外院了。小院里有两个打扫的丫头,还配了一个叫绿萝的丫鬟侍候云初的起居饮食。

“云初姑娘,洗把脸吧。”绿萝端来一盆洗脸水,拧干了帕子递给云初。

“谢谢!”云初接过帕子,对着绿萝一笑:“绿萝,你就叫我初雪吧,以后我的名字是言初雪了。”刚才内院总管王婶领云初进来的时候,委婉地说,叶府毕竟是大户人家,不好再用道号了,取个俗名最好,云初也知道一些大门大户的规矩,便说以后就叫言初雪了,王婶也说好,就去回了老夫人。

“这,会坏了规矩的”绿萝有些迟疑。

“这还能坏什么规矩,我又不是府里的小姐,何况姑娘姑娘的叫,我不习惯。”绿萝也才十四、五岁,也只是个半大的姑娘,长相清秀讨喜。

“是,初雪。”两人相视一笑。

初雪在这府里也是自由自在的,不时下厨做几道好菜,陪着老夫人说说话,也是无忧无虑的,只是偶尔想想以后的打算。师父临行前,把以前初雪收到的赏银又全都还给了云初,只说希望她衣穿不愁,身边有些银子,也有些依靠。虽说银子只有二百两,初雪细细算过,一两银子=1000文,一文等于一元RMB,换算起来也有20万呢,初雪也就踏入了小富婆行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