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九世暖阳》简易暖阳棚 straight(直人文) 九世暖阳大叔受

更新时间:2021-01-17 08:02:28

《九世暖阳》简易暖阳棚 straight(直人文) 九世暖阳大叔受 连载中

《九世暖阳》

来源: 作者:叶十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安下心,向最

独家完整版小说《九世暖阳》是叶十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安下心,向最,书中主要讲述了: 村长女儿以为日子可以一直这样下去,虽然简单平淡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村长女儿以为日子可以一直这样下去,虽然简单平淡了些,但有他相伴,她此生别无他求。

可以像父母那样恩恩爱爱一生一世一双人,在她看来真的足够幸福了。

可是,隔壁家小子的想法与她不同。

他对她说,他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他不愿意一辈子留在这里,像村子里其他人那样庸庸碌碌的过一辈子,到头来一抔黄土埋了,便谁也记不得。

她知道的,他自小便与其他同龄的孩子不同。他爱看书,爱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他会将书里的故事讲给她听,她很喜欢这样开心的他,也将他讲的每一个故事都记得清清楚楚。

可是,她却不知道他早就做好了离开的打算。

他们大吵了一架,有生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吵架。

最后,他用一句话结束了争吵:我原本以为你是能够理解我的人,可是我发现我错了。

她终于不再哭闹,安静地转身离去。这一天之后,她学会了不发出声音的流泪。

隔天,他还是来道歉了,她也顺其自然的原谅了他,还笑着说自己想了一晚觉得他的决定是对的,她真的爱他,所以不会拦着他。

他如她预料中的欣喜若狂,抱着她再次许诺,今生今世非卿不娶。

她安静的窝在他的怀里笑着,眼里含着泪想,这样就足够了。

他离开的那日,她来送他,递上的包裹里是她又连着好几天熬夜做出来的衣衫。

他说,你要等我,我出人头地了就回来八抬大轿娶你。

她笑着点头,说好。

他便转身,就此离去。也就离去,再无回头。

她站在原地望着他的身影,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见;直到日落西山,月上枝头;直到她的眼泪无声的流干。

他有理想,有抱负,有着不甘平凡的骄傲。

她,却只有他。

这一年,他已经十九岁,她还差一个月便满十七。

还差一个月,便是他们成亲的日子。

她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小路上,月光将她的身影拉的很长,又长又细又孤单。

看着影子,她突然笑了起来,是不是时间拖得太长了呢,如果早点成亲,他是不是就会因为自己留下来?

如果刚才她像小时候哭着抱住他,说出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他会不会留下来?

一路上,她想了很多很多如果,可这有什么用呢,他已经走了,走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

直到看到家门口担心等待的父母,她才发觉已经到家了。她的父母并不知道他离开村子这件事,他连他的亲生父母都没有告诉,因为他说他们都不了解他,如果知道了肯定会阻止他。她便也帮他瞒着。

可是现在,他已经走了,已经,不用再隐瞒了吧?

这一晚,桑溪村最老的合欢树下,十六岁的少女在已近年迈的父母怀中放声痛哭,直至晕厥。

隔壁家的小子离开了,也带走了村长女儿明艳的笑脸和动人的歌声。

虽然他说过会回来,可是这一天到底是哪天呢?

老村长在合欢树下对着自己的妻子叹息,他觉得都是自己的错,当年为了私心想女儿在家留久一点,将成亲的日子拖得太久。如果他们早在一起,有了孩子,那小子也会因为家庭安下心吧?

妻子劝说:他想要出人头地,这是好事,他也许诺了我们女儿说会回来,你又何苦自找烦恼?

老村长苦笑:你们女人哪有男人更懂男人?他若是见到了外面的繁华,怎么还能甘心回到我们这小山村里来?许诺?过了许诺的那一刻,内容也只有被许诺的人还认真记得。

在屋子里呆坐的女儿听到父亲未有丝毫掩饰的话语,缓缓笑了起来。她相信他是个说到做到的男人。

她如此告诉自己,也因此一直等了下去。

日复一日,合欢开了又谢,她过了十七岁生日,他却仍没有回来。

在桑溪村这种小山村里,十七岁还没有嫁出去的姑娘除了外貌条件极差的便是有隐疾的。村长家女儿两者都不是,却仍待字闺中,不知情的人自然会有一些恶意的猜测。

顶着各色的声音,她过了十八岁生日。之后不久,她终于收到了来自于他的第一封信。

信上说他人已经到了国都,并且已经安顿下来,他打算考国试,这是让他最快获得成功的方法,所以会留在国都一段时间。

他讲了很多外面世界的事情,讲他遇到的志同道合的朋友,讲他对未来的期待。

她含笑一行行看着,直到最后,他说:我想你了,你也要记得想我。

她的眼泪刷的一下子就流了下来,整封信只有这最后一句话是他对她的心意,她却甘之如饴。

她知道自己爱的卑微,可是知道对方也是爱着自己的,这让她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又是半年过去,她收到了第二封信。

他国考失败了。

她的心因为信中的内容而纠得生疼,虽然他说自己没事,让她不要担心,但她还是忍不住想若是自己陪在他的身边就好了。

信尾,没有提他是否思念她,只是信誓旦旦的重复着他不会放弃,要留在国都等待三年之后的再一次国考,下一次,他绝对会成功。

这一晚,村长的女儿失眠了。睁着干涩的双眼,她望着院子中的合欢树,静坐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她留给父母一封信,独自一人踏上了去往国都的道路。

从小生活在家人爱护中的她不知世道险恶,在去往桑桥县的道路上,居然被一个见色起意的陌生男人强行拉到了小树林里,欲行那苟且之事。

挣扎间,她抓起身边的石块死命砸在了那人的后脑上,这才逃过一劫。

她是极聪慧的,这次经历带给她的不只是惊吓,更是警告。

为了掩盖容貌,她将河中的烂泥涂抹在脸上,将长发打乱,衣服扯破。直到形象与无处可归的流浪儿一样才满意的继续前进。

可是国都与江城相距是如此遥远,为了保护自己她又不敢进入人群中求救,只能靠着自己慢慢走过去。

盘缠不够了,她便去山中摘野果果腹。只是穿越大城市时,她不得不去乞讨为生,偶尔碰到心善又大方的施舍者,会让她接下来的一个月不用担心饿死。

这样子走下去,等她到达国都,已经是三年以后。

瘦小的她夹在人群中混进了城里,看着繁华的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群,竟有些如梦似幻的感觉。

彼时,三年一次的国考刚刚结束,今日是放榜的日子。

她顺着人流磕磕绊绊的走着,不时会被嫌弃的推搡到角落里。

突然,人群里爆发出一声欢呼,那里围着一群儒袍纶巾的青年男子,正在齐声向最中间一人道着恭喜。

那人面容成熟俊朗,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得体的应对着身边人或真心或谄媚的话语。

她也抬头望去,从凌乱的头发缝隙中,她的眼神定住在了那人身上。

那是她心心念念的人,是她追寻了三年的人。他变得成熟了,也更好看了,没瘦,看上去精神很好。

她终于开心地笑了起来,她想要开口唤他,却在看到自己抬起的乌黑的手后失了勇气。

这样的她怎么能出现在他的面前呢?她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见他才行。

这样想着,她沉默却又欢愉的退出了人群之外,她要赶紧去找个地方清洗一下才行···

可是她太累了,坚持了三年的时光一夕放松下来,便再也支撑不住。只走了几步,她便控制不住重重倒了下去,闭上眼之前,映入她脑海的是一双精致的绣花鞋和烫着银边的裙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