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缘来未迟,落跑甜心不好惹》惹爱甜心 下克上 缘来未迟,落跑甜心不好惹虐文

更新时间:2021-01-12 16:02:11

《缘来未迟,落跑甜心不好惹》惹爱甜心 下克上 缘来未迟,落跑甜心不好惹虐文 连载中

《缘来未迟,落跑甜心不好惹》

来源: 作者:青阳未央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凌乐,顾玖

完结小说《缘来未迟,落跑甜心不好惹》是青阳未央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凌乐,顾玖,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华灯初上。 巨大的落地窗内,黑色宽大的真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华灯初上。

巨大的落地窗内,黑色宽大的真皮椅里懒懒坐着个男人,正手扶额微微低头看着怀里的几份文件,额前的碎发遮住他的表情,看不真切。办公室里静得连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突然有什么东西“嗡——嗡——”地鸣叫起来,是办公桌上那架精巧的手机一闪一闪地震动着,来电显示着一个“玖”字。

男人回过神来,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伸手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来显按下接听,略带疲惫的沙哑嗓音淡淡开口:“喂?”

“你小子,很久没有打电话回来了。忙什么呢这么神秘?”电话那头传来顾玖爽朗阳光的声音。

男人忍不住也笑起来,正想说话,秘书敲了门。他只好先让顾玖等一会儿,喊道:“进来。”

“凌总,这份文件麻烦您签一下字。”秘书递过来一份合同。凌乐简略地翻看了一下,拿过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挥挥手让秘书出去了。

“凌总?”顾玖在讯号那头一愣,继而笑着调侃他,“怎么,上道儿啦?”凌乐一直在他母亲的公司实习准备接班顾玖是知道的,却没想到这么快他妈妈就放手让凌乐上任了。

凌乐只是轻轻苦笑:“知道我为什么这么久没打电话给你们吗。”

“嗯?”

“我妈住院了。”

“怎么回事,什么情况?”顾玖一听,语气立马严肃起来,“严重吗?”

“太拼了,累垮了身子。我姐不在行,只好我上了。”凌乐皱起眉头,俊朗的脸上是掩不住的愁容,“所以……你懂的。这几个月完全抽不出时间来,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找张床两眼一闭什么都不管。”那张脸相比三年之前已然褪去了青涩的少年气息,沉淀出几分年轻男人的硬朗与英挺来。凌乐抬眼望向窗外渐入夜色的上海,华景撩人灯光璀璨,只可惜这高楼的风景再美,他也无心欣赏。

一下子从小凌少变成凌总,从一个自由无忧的小儿子变成集团万人之上的总裁,变成这个家的顶梁柱,从坐上总裁办公椅的那天起,凌乐心里的压力就只增不减。不说别的,光是董事会那群老头对他这个接班人就非常不满意,就差没直接闹到老***病房门口了,好在凌乐秉承了他老***真传,新官上任居然也管理得有模有样,正赶上近期也没什么重大决策,董事会才终于肯暂时消停下来。可是凌乐知道,自己离真正的接班还早得很,当下最重要的,还是让老妈好好休养,早日康复。

“那真是够棘手的,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只管开口,不要自己一个人负担。”顾玖想了想,“我这几天刚好要去上海,怎么样,给你送几天饭?”

凌乐笑了:“得了吧你就,你来我必须得接待好,哪有送饭的道理。”

“这都打起官腔来了,啧啧啧。果真是不同了。”顾玖调侃。

“再说了……有人Cao心着这个呢。”凌乐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

“……苏妍?”

“嗯。”

“你们……”顾玖犹豫着,没说下去。

“不管怎么样,孩子是真的。我……做不到那么绝。”

“可是那并不是你自愿的啊!”顾玖急了,“你这死脑筋,难不成要被拖一辈子吗?”三年前苏妍用一个流产的孩子把凌乐牢牢拴在自己身边,以致他和麦小岑从此天涯各不相干,可是现在所有人都知道那孩子是凌乐在被下药神志不清才会有的,这怎么也不能全怪他,年轻时候的彼此折磨,难不成真要用一生去赎罪吗。

“反正……我这一辈子。也没什么要求。”凌乐淡淡开口,说得轻松。

听到他这样自暴自弃的语气说着这种话,顾玖立马就没了脾气,只是叹气:“你和小岑……”

“你以为我真的找不到她吗,”凌乐语速缓慢地解释着,“我知道她在西安。知道她在M大。但我不敢去。她就在那里,我却不敢见她。玖,你知道那种感觉吗。”

顾玖无言。当初麦小岑孑然一身跑去大西北上大学,除了季韵,别人谁都不知道。而他去问季韵的时候,季韵也是一个字都不提,不仅不提,还佯怒地在顾玖头上一个暴栗:“我告诉你你肯定又要告诉凌乐那个混球。打死我都不告诉你了这次。”

顾玖只能抱着自家女友无奈地点头:“好好好。那就不说。”其实他也知道,真的想查一个人,只要肯花钱,绝对不会一无所获。所以在麦小岑去上大学的半年之后,知道孩子真相的凌乐毅然决然和苏妍分手,单枪匹马冲去了大西安。原本大家都以为这一次阿乐肯定能抱得美人归了,却没想到最后他还是一个人回来。

一脸的落寞寂寥。

顾玖知道。他放不下心里那个结。偏偏这一点没有任何人能够帮他,只有他自己放开。可是……要过多久呢。三年了,还不够吗。

“能不能……和苏妍好好谈谈?”顾玖酝酿许久尝试着这么提议。

“没用,”凌乐摇摇头,“我知道真相以后她更不肯放手。更别说,我妈全是她在照顾……我现在……开不了口。”

“唉。你说你——”顾玖想骂他,却话到嘴边不知道该说什么。

“行了行了,别多愁善感的了。你什么时候过来,我让秘书准备一下。一会还有个会议,我就先挂了。”凌乐深呼吸一口气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不愿再说这些繁重的话题,他的压力已经足够大了,再想这些,他只会更快垮掉吧。

“好好好,我一会把时间发你手机上。你忙你的去吧。”顾玖耸耸肩,凌乐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季韵端着一盘刚洗好的葡萄走到沙发这边,拿了一颗丢进嘴里,偎着顾玖坐下。见他脸色有点沉重,关切地问道:“有什么不好的事吗?”

“阿乐的妈妈住院了。他现在比皇帝还忙呢,跟个陀螺一样连轴转了好几个月了。”

“啊,那你去上海顺便好好陪他几天吧。”季韵本来对凌乐印象极差,但知道事实隐情之后对他改观了许多,本想着找机会给麦小岑解释,可是每次她要提到凌乐或者将话题引向回忆过去的时候,麦小岑就会及时地制止她,并且很明确地表示“我不想再听任何有关凌乐的事情。不管什么事。”季韵也就作罢,反正她的目的是小岑只要过得幸福快乐就好,不一定非要和凌乐在一起。

电话这头的凌乐切断通话之后,看着窗外热闹又寂寥的夜色,轻嘲地笑起来。

自己当真那么潇洒,可以不要这一辈子的话。又何必命人定时汇报她的消息?

只是这执念,终究无果了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