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狂夫刁妻》霸爱狂夫独宠糟糠妻 小攻 狂夫刁妻百度云

更新时间:2021-01-09 20:02:12

《狂夫刁妻》霸爱狂夫独宠糟糠妻 小攻 狂夫刁妻百度云 连载中

《狂夫刁妻》

来源: 作者:风之孤鸿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阿馥,綦

主角叫阿馥,綦的小说是《狂夫刁妻》,它的作者是风之孤鸿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阿馥望着那白条条的身影,慢慢地消失在长廊扭角的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阿馥望着那白条条的身影,慢慢地消失在长廊扭角的方向。扬过淡淡的笑意。好累啊,把梨木桌上的书全部拨开,正想躺上去好好休息一下。

踏入花厅的那冷冷地身影,嵌入在云木地板的倒影,更加冷酷!让她一惊。似是感觉到寒意,腾地一下跳了起来。

凌綦脸色极黑,刚才请的那个老先生可是天都有名的智者,居然变成那副模样!这阿馥确实……是让他吃惊啊!

“阿馥!”真是要命啊!真得好好管教才是,不然这睿王府迟早都会被她端了!

阿馥对视上他怒叱的墨眸,幽幽道:“那什么老头,居然是个赌徒!还输红了眼,停不了手了!”

她给过他后路的。眨吧眨吧水眸望向凌綦,似是自己得了委屈。

凌綦冷冷道:“你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吗!?”有菱角,他就一点一点给她磨平了!抬眸看了看那被拨在地上散乱一地的四书五经,拧紧眉头。

阿馥无辜地望向他,眸中一片潋滟。她做错了什么?

“这些东西,以后不要再学了!”就算再学,也找不到愿意来教她的夫子了。“怎么说也得先把你这脾气好好改改!”

阿馥不解,“本公主脾气很好,干嘛要改,就算是要改,也是你!整天一副狂妄自大,自以为是。”而且嚣张自恣!整天冷着个脸,给谁看呀?

凌綦扯了扯嘴角,本欲发出来的怒意,被强压了下去。不是还没教她妇德吗?

“Nai娘!”

Nai娘马上出现了,速度之快倒是让阿馥没有想到。恭敬地说道:“王爷,天都城里最娴慧的妇人,已经找到了。”

“很好,把她带进来!”这回他可是要亲自在旁边监督了!

片刻,一个身着淡雅长裙,面容清雅的女人走了进来。“王爷安好!”轻轻一福身,面无波澜。举手投足间,仪态优雅自若。

凌綦淡淡笑过,如此知书达礼之人。也不枉费了他睿王府花银子请她。

“王妃安好!”说时目不斜视地走向阿馥行礼。“民妇李沈氏,乃当今状元爷之妻。被皇上御赐‘第一贤夫人’,相信可以把王妃调教成与民妇不相上下的贤德妻子。”

妇人说时,话语轻柔,如沫Chun风。哪里是阿馥对破口刁蛮之气。

阿馥吓得后退一大步,这妇人?简直跟个玩偶一样,依旧保持着一个淡笑的面容。

再看一眼凌綦,他似乎很满意,原来他是想把她调教成眼前这贤夫人一般的人。

“请贤夫人教离馥公主怎么做一个贤妻!这银子,不会少了你的!”凌綦冷道。在软榻上优然地躺了下来。他要盯着她!

李夫人一福身,坐在了丫环递给她的椅子上,阿馥微微拧眉。见到凌綦居然驻留在此,有些不悦。然后才在梨木桌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凡为女子,大理须明;温柔典雅,四德三从。孝顺父母,唯令是行。问安侍膳,垂手敛容。”李夫人说道。垂手搭在双腿上,很是自然。

“等等!为什么要唯令是从?那不跟养个奴才一样吗?干嘛还要娶个妻子?”直接养个奴才就可以了,或者狗也行。

她实在是不解!而且是相当反对!

李夫人眸光微烁,淡淡道:“公主,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

意思是说女孩子在未出嫁之前要听从家长的教诲,不要胡乱地反驳长辈的训导,因为长辈们的社会见识丰富,有根本性的指导意义;

出嫁之后要礼从夫君,与丈夫一同持家执业、孝敬长辈、教育幼小;

如果夫君不幸先己而去,就要坚持好自己的本分,想办法扶养小孩长大Cheng人,并尊重自己子女的生活理念。”

阿馥对反对了:“听从父母的教诲是没错,那么听从子女的就不对了。百行孝为先!明明是子女听从父母的呀。夫人您这话说得实在是很矛盾!”

“这……”李夫人一愕。自己从来没想过!

软榻上的男子脸色有些寒!

“听从夫君,就更不对了。如果夫君说的是错的呢?如果他是一个赌鬼,整天赌钱,最后把所有家当全部输光。然后再把妻儿给卖了,接着赌!李夫人认为对吗?”想想那老夫子的赌徒样,阿馥便想笑。

“这……这……”李夫人诈舌,是不对!

软榻上的男子脸色更加的寒!

李夫人眸光微转,淡淡道:“公主,不如还是学学女红刺绣吧。”这样可以修身养性,这性格脾气也不会那么恬燥了,当然她不敢直接那么说。

“切!女红刺绣有什么好学的。本公主堂堂一个公主,难道也要学那个?”阿馥直接坐在了书桌上,无聊地把玩着书桌那抹盘龙砚。

软榻上的男子脸角抽/动。刚才还说到温柔典雅,如今变成这个样子,实在是惨不忍睹!

只是他还不知惨不忍睹会真正到什么地步。

“公主,女红针织不仅可以陶冶性情,而且就算是哪天被夫家休了,作为女子也会有一条谋生的路。”这话语依旧是温雅无波澜。

阿馥轻嗤:“夫人说得就更加不对了,为什么女子从夫就是要被夫家休掉呢,而且女子嫁人之前,就得学会一门谋生的本事,等着那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人把自己娶过去,然后再休掉?”

“为什么女子只能从一而终呢,男子却可以三妻四妾,这实在是不公平!”很不公平啊!

软榻上的男子眸中怒叱的怒火随时爆发。而这女子却毫不知情,接着她独有的高谈大论。

“李夫人,你的相公有多少个妻子?”

“正妻只有民妇一个,倒有十房小妾。”说时,这李夫人眸中哀怨。

“十房!?”小妾!那男人顾得过来吗?“夫人难道一点儿不介意吗?”

“就算介意又有什么用呢?男人都是这样的。”李夫人的话语里多了些沉重。

阿馥莞尔一笑,“是不是除了家里的,外面还有啊。夫人,你相公有没有想过要休了你?”

问时,一直淡定的妇人。脸色一怔,随即有些愠色:“有过!那死鬼竟然想提了东院那狐狸精当正室。”

软榻上的男子,手中的茶盏顿时落地,毫无预料。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