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待嫁而沽》待嫁而沽小说全集 总攻 待嫁而沽小说大结局

更新时间:2021-01-08 08:09:24

《待嫁而沽》待嫁而沽小说全集 总攻 待嫁而沽小说大结局 连载中

《待嫁而沽》

来源: 作者:林开花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林季,贝塔

独家完整版小说《待嫁而沽》是林开花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季,贝塔,书中主要讲述了: 周六晚,对于其他单身女士来说不过是辛苦工作一个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六晚,对于其他单身女士来说不过是辛苦工作一个星期后,所迎来的休息日的夜晚。

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是贝塔闺蜜之夜的战场,是女人的战场。

大D,这个身高175,但只有对a的女人一直坚持要我们叫她的绰号,她坚信既然改名可以改运,那么绰号也可以改变点什么。

“你们怎么才来!”大D一把把我拉过去,“你看你穿的是什么,今晚这么多好的,也轮不到你吃!”

“我的姑奶奶,我已经连续加班三天了,我甚至已经对男人丧失兴趣了。”

“您好,女士们请问要喝点什么?今晚啤酒女士全场半价。”

“先要一打哈啤。”大D用眼睛扫描了一下全场,说道。

老吴从包里拿出口红,说:“哈啤很难喝诶,就不能点些别的嘛。”

“就上哈啤,”大D对服务生说道,转过头,“你懂什么,这叫吸引力法则。”然后朝自己的侧边抬了抬下巴。

在距离我们不到三张散座的距离,一位服务生正在把抬来的哈啤放上三位年轻人的桌子,仔细摞好。

我看了一眼,正好与其中一位年轻男孩子四目相对。

“我可要了最高的那个哈,都别跟我抢。”大D说完往嘴里塞了一大块西瓜。

我笑了笑:“都是你的。”

在大约十五分钟后,大D独自灌下两瓶哈啤,穿着她的战衣迈向她今晚的战场,顺道把我跟老吴的“食物”也搬来了。

而那位跟我四目相对的男孩,正好站在了我的右手边。突然,他们像在躲避什么似的凑在一起聊起了天。

“怎么啦?”大D向她的猎物倒酒,问道。

她身边的男孩凑到大D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大D就科科地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给我倒酒:“林季,来,拿好你的杯子,陪你身边的这个男孩子去敬个酒。他碰着他前女友啦!”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也可能是最初的四目相对,我对他说:“走吧,我们去敬酒!”

但事实上,那晚我喝的量远远大于那一杯酒。

凌晨一点,老吴秉承着早睡早起的精神已经迫不及待地跑回家;凌晨两点,大D跟她的男伴已经不知所踪。

凌晨两点半,我站在酒吧的门口,保持着最后一丝的清醒,敲打着屏幕上的26键,竭力地想把我家的地址从我脑海里揪出来。

“我送你回家吧。”突然一辆电动车停在我的面前,是他。

“不用,我叫车就好。”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不安全。你放心吧,我没喝多少。”说完,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我看着他,沉默了好一会,又继续敲击着我手机上的26键。

“那这样吧,就当做是你今晚陪我去敬酒的谢礼,好吗?”

我思考了一会,收起了手机,竟然鬼使神差地迈上了他电动车的后座。

“抱紧我哦,不要掉下去了。”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太强烈了,也可能是凌晨的风太温柔,也可能是他T恤上的洗衣液的味道太好闻,我的手居然规规矩矩地按照他的要求,抱紧了他的腰。

喝醉后的第二天,比胃翻腾更难受的事情就是,将新增的微信好友与昨晚碰杯的朋友一一对应。

“林经理,我已经把文件发到你的邮箱,麻烦抽空回复下。”来自Fiona的微信。

“好的。”

电脑的铃声也提示着我的微信有新消息:“Hello,起床了吗?”

“这到底是谁啊……”我盯着屏幕上与鱼干的聊天界面小声嘟囔。

当我敲击 电脑键盘准备回复讯息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输入法框里出现了一堆乱码。

“怎么回事?”我不断敲打着电脑键盘,“怎么都打不出来?”

这时,鱼干又发来了消息:“我是昨晚送你回家的男生,我叫俊杰。”

我退出手机的微信聊天页面,百度了一下解决方法,无果。于是,我开始搜索离家最近的电脑维修店,“6.8公里……”我看了看窗外挂着的雨滴,点开与俊杰的聊天页面,打了又删,删了又打。

最后,我终于鼓起勇气发出去:“我叫林季,那个……你会修电脑吗?”

等了一会:“具体是什么问题?你可以拍张照片给我看下。”

在经历了九张照片,五个视频,两个小时之后,俊杰跟我还是决定约在我家楼下的便利店——修电脑。

“你要喝点什么吗?”俊杰打开冰柜的门,扭过头来对我说道。

“我胃太难受了,只想喝水。”

他笑了笑,“不喝酒了吗?”拿了一罐冰可乐后,随手关上冰柜的门,从货架上拿了一瓶矿泉水,“你先去找个位置坐着,我来付款就好了。”

我坐在便利店的桌子里,看着这个头发上还挂着水珠的年轻大男孩。

突然,他扭过头来对我说:“要吃关东煮吗?”

“好……好啊。”仿佛又回到了十八岁的塑胶跑道操场上,是那位站在阳光里的少年在向我招手。

突然,他的声音把我拉回了便利店:“你的电……可是中……毒……”

“嗯?”

他连忙嚼了嚼口中的鱼丸,说:“你的电脑可能是中毒了,哎呀,好烫好烫。”一边说一边喝了一大口可乐,“你的电脑有多久没杀毒了?”

“嗯……”我想了一下,“可能有半年吧……或者一年……”

“那难怪电脑有点慢了,改天我把盘带过来,顺便帮你重装一下系统。”

“那改天我请你吃饭吧。”

话音未落,他很认真地看着我,用手摸了摸我的头:“我说过啦,我来付款就好了。”

也是话音未落,我感觉,我的心跳顿时漏了一个鼓点。

这个四月,仿佛是打仗一般的四月。

将客户送回酒店之后,Franky扭过头来对我说:“今晚辛苦了,我送你回家吧。”

我不停地在包里摸索我的手机:“你在前面的路口放下我就好了,我直接坐车……”

“已经很晚了,你确定不用我送你回家吗?你一个人在外面会不安全的。”

“其实……我今晚约了别人。”我拿出手机,点开与“鱼干”的微信聊天界面。

“哈哈,我懂了,你直接导航吧,”他拉下手刹,“我送你过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过去就好了。”

他转过头来,温柔地说:“这个时间段,社保可是不包工伤的。”

当我从Franky的车上下来的时候,俊杰的电动车几乎同时停在了贝塔门口。

俊杰拿着一瓶矿泉水走向我:“他是谁呀?”

“滴滴司机。”我心虚地说道。

“你下次一个人的时候不要坐副驾驶了,很危险的。”他把矿泉水瓶盖拧开,递给了我。

“嗯嗯,好。”

这个四月,既然是打仗一般的四月,所以今晚我必须要喝一杯来稳定自己的情绪。

“俊杰你怎么才来?这是新女朋友吗?”

“这是我朋友,林季。”俊杰一路领着我到卡座里坐下。

“什么朋友!一看就是女朋友!”

我四周看了一圈,凑到俊杰耳边说:“你那天的朋友呢?今天没有来吗?”

“那是我师兄,他们现在在实习。”

“实习?”

“他们大我一届,我大二,他们大三,所以他们现在在实习。”

突然间,我的脑袋“轰——”地一下,根本听不见任何声音,我开始问自己:我在这里做什么?我已经26岁了,我到底在这里做什么?我到底在做什么?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俊杰已经把一张纸牌塞在了我的手里:“快点贴在额头上!”

“什么?我听不清!”

只见他从我的手里拿过纸牌,凑近了些,拨开我的头发,轻轻地把纸牌贴在我的额头上。

“别人看得见你的牌的点数,但是你看不见自己的。“他又捋了捋我的发丝,”所以等会猜拳,你输了的话就凭第一感觉,觉得谁的牌的点数比你小,你就指定他喝酒就好了。”

几轮游戏下来,看着少男少女们无数次碰杯后,就只剩下我和俊杰还没喝过酒,于是他们便开始起哄。

我鼓起勇气,对俊杰说:“我比你大!”

俊杰笑了笑:“我的点数比你大,你信不信?”

“不信!因为你的朋友都不敢指我!”

他把脸往我肩膀又凑近了些:“哈哈,那我服输,我直接喝酒好不好?”

“喝!”我猛然站起身,把我跟俊杰额头上的纸牌一把揭下——我的是Q,而他的是K。

我看了看他,结果他一脸坏笑:“都说了我比你大。”随后自己仰头灌下一大杯酒。

那天晚上,我没有允许他送我回家,而是找了一个借口,早早地逃离了现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