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大宋亡国奴》亡国奴的意思 历史小说 大宋亡国奴Mary

更新时间:2020-04-25 16:04:12

《大宋亡国奴》亡国奴的意思 历史小说 大宋亡国奴Mary 连载中

《大宋亡国奴》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云扒皮 分类:历史 主角:钱东亮,东亮

完结小说《大宋亡国奴》是云扒皮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钱东亮,东亮,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钱伯伯,你且拿这个去洗洗手。”说完,递了一块肥皂给钱东亮。 钱东亮刚才摸了半天的油蜡,早就感觉手上油腻腻的,如今听李弘这么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钱伯伯,你且拿这个去洗洗手。”说完,递了一块肥皂给钱东亮。

钱东亮刚才摸了半天的油蜡,早就感觉手上油腻腻的,如今听李弘这么说,顺手接了过来,只觉得这东西入手顺滑,似蜡非蜡,看着着实奇怪,便问:“贤侄,这是什么?”

李弘却有心卖个关子:“钱伯伯你先用它洗手试试效果。”

钱东亮使了个眼色,冯管家亲自取来一盆清水,钱东亮按照李弘的指点,先把手放在清水里浸泡了下,随后用那肥皂搓弄了下,惊讶的发现那肥皂一沾水以后,立即变得滑不溜手,而且搓洗的时候竟然生出细腻的白色气泡,看起来十分神奇。

洗完以后,钱东亮震惊的发现,自己的双手不但比往时清洁了许多,而且还隐隐飘出淡淡的香气。

钱东亮不由得拍手大叫:“妙极!妙极!贤侄,区区一斤猪油,竟然能生出如此妙的东西!真是妙极啊!”眼前隐隐看见一座金光闪闪的金山在发亮,这都是数不清的财富啊。

“贤侄,此物何名?”

李弘笑着说:“钱伯伯,这东西叫做肥皂,不但可以洗手,而且还可以用来洗衣服,去污能力远胜于皂角。”

“妙极!”钱东亮问:“那一斤猪油能产出多少肥皂?”

李弘笑着说:“能产出两块大皂。”

钱东亮快速盘算了下,一斤猪油成本价是五十文钱上下,产出的一根油蜡可以卖出二十五文钱,这肥皂看起来这么逆天,价位自然要高一些,如此赚钱是一定的了,就是不知道能赚多少。

钱东亮忙问:“贤侄,那依你看这肥皂定价几何合适?”

李弘沉吟着说:“小侄打算先赠送一批给那些猛安谋克们,初期的时候如此这般操作,必能赚取大钱。”低声与钱东亮说了下。

钱东亮拍掌赞道:“妙极!妙极!一切就依贤侄!”顿了顿,又说:“那咱们怎么个合作法?”钱东亮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自知之明自然是有的,如今见识了油蜡与肥皂的神奇之处,自然是开始与李弘谈论起合作的事宜来。

李弘却笑了笑说:“钱伯伯急什么,还有一样好东西呢。”说完,递上了一瓶酒。

钱东亮一惊一喜:“贤侄,竟然还有好东西。”眼看李弘递上了一瓶酒,有点为难的说:“贤侄,这大清早的,喝烈酒不大合适吧?”

李弘笑着说:“钱伯伯,这是果酒,不是我家酒坊的烈酒。”

“哦?果酒?”钱东亮顿时来了几分兴趣,接过酒瓶,打开瓶塞,登时有丝丝带着甜味的酒香弥漫开来,顿时勾起了钱东亮肚子里的蛔虫,饮了一口,品味了下:“这酒不苦不涩,酸甜可口......”忽然眼睛一亮:“贤侄,这果酒是如何酿出来的?”

李弘笑而不语,还不是多亏了那一斤猪油的功劳。李弘在制作油蜡、肥皂的过程中,提取出了甘油,然后把甘油用来做果酒的添加剂,这才有如此效果。

钱东亮激动的难以自已:“这也是猪油的功劳?”不等李弘回答,一把握住李弘的双手:“贤侄,这一斤猪油,可配比出多少这样的果酒?”

李弘淡定的说:“一斤猪油,能兑出八斤左右这样的果酒。”

钱东亮险些跳了起来,心里再次快速拨弄起他的小算盘来:“如此果酒,便是一斤卖他二三百文也不为过,如此......”钱东亮声音都颤抖了:“贤侄,这......”

换做是谁,当面对如此从天而降的暴利时,也会迅速陷入疯狂的。

李弘也不说话,由着钱东亮疯狂着。

许久,钱东亮方才逐渐恢复理智,凝视李弘许久,想那李之荣老实巴交的一个人,上辈子积了什么德,竟然生出了这么个逆天的儿子来。哎,人比人要死,货比货要扔。自己以前也觉得自己的儿子钱珝也算是不错的了,如今一与李家贤侄相比,自己的儿子算是什么啊,真应该把他回炉重造一下。

钱东亮长叹一声,现在不是考虑把儿子回炉重造的时候:“贤侄,说一下你的条件吧。”他有充分的心理准备,毕竟这小贼上次只不过是随手画了一张图纸,就黑走了自己马车生意的一成利润。如今,这小贼如此大的手笔,钱东亮不指望吃肉,只要能美美地喝上一大碗汤就够了。

李弘徐徐的说:“钱伯伯,小侄刚才说的那些,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而小侄如今的状况,想必你也了解,因此这油蜡、肥皂前期的投入,都需要你出资。”

钱东亮点了点头,李弘被赶出家门的事情,本来就因他而起,他自然早就知道:“贤侄,你们李家虽然近些年来家业中落,但本钱还是有的,况且最近你家的宴宾楼、酒坊的效益都不错,如果你拿着这些东西回家,令尊必然会出资支持你的,你大可不必分给我一个外人这些利润。”

这话不管是真心也好,假意也罢,李弘假装感动了一下,随后郑重的说:“钱伯伯,我来找你合作,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交你这个朋友。至于我们李家,那些产业迟早都是我的,现在多赚或者少赚万八千两银子,我还真不在乎。钱伯伯是明白人,自然是知道,经商在外,首先要布局长远,而钱伯伯就是我选中的第一个目标。”

钱东亮听了,愈发郑重起来,沉吟了许久,也难以裁决。自己手底下主要是马车运输产业,这小贼难道也看中了这一点?

许久,钱东亮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他又深深地看了李弘半天,又想了想即将从天而降的利润,钱东亮一拍手说:“好!一切就听贤侄的!”

“好!钱伯伯,那我就先把话说明白了。”李弘也不客气,直接说道:“钱伯伯出资一万两银子,作为启动资金。油蜡的利润,钱伯伯占二成;肥皂的利润,钱伯伯占一成;至于果酒的利润,钱伯伯主要负责后期的运输,生产的事情,就不劳钱伯伯操心了,小侄也给钱伯伯半成果酒的利润。不知钱伯伯意下如何?”

钱东亮听了这话,腾的站起身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