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真言》真言药水任务有必要做吗 SM 真言免费下载

更新时间:2020-01-22 12:09:19

《真言》真言药水任务有必要做吗 SM 真言免费下载 连载中

《真言》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风中的呆鸟 分类:仙侠 主角:曹长信,青童玉

完结小说《真言》是风中的呆鸟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曹长信,青童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今晚无月,有微风轻抚。 杨海的宅院离市中心很远处在城区边缘,下了的车真言四处打量,周围漆黑一片,耳旁传来娑娑的声响。稍过片刻,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晚无月,有微风轻抚。

杨海的宅院离市中心很远处在城区边缘,下了的车真言四处打量,周围漆黑一片,耳旁传来娑娑的声响。稍过片刻,就着远处房舍的几点零星微弱的灯光,依稀可见大门两侧高高隆起的黑影,打开电筒照去,是一排树木,在光柱的晃动下林间暗影浮动,显出一派诡秘气氛。

真言有些紧张,寒冷突上心头下裹紧外衣推推曹长信问道:“你的宝贝带来了没有?一路上问你就是不说,到底是什么?”

曹长信走到大门前掏出钥匙边摸索着开锁边说:“放心吧!我这宝贝是我当年从古董市场上高价买来的,据我对上面铭文研究的结果来看,是古代道士专门用来克鬼辟邪的法器,平时没机会验证,今个机会难得看看真伪。”

真言张大嘴巴,心里叫苦不及,叫道:“曹长信!原来你没用过?我我我……”

“——吱!——戛——!”

推开的门扇似年久失修关节不灵,在寂静的夜里发出尖锐刺耳的怪音。

真言闻音呆了呆,颈后凉风吹过,扭头看去,沉沉的夜色宛如一头巨大的远古猛兽,张着大嘴垂涎等待。真言不由得头皮发麻,顾不得怨恨曹老头,一缩头紧跟着曹老头身后进入院内。

两人站在院内,打着手电左右看去,前方是座大的正房,两侧各有一间小房略为矮小。真言心里暗付:“曹老头的宝贝是否管用还是未知数,万一不灵岂不糟糕,不如试试今天看的符咒,也好作个准备以防不测。”拿定主意便伸出右手食指中指并向额头,提丹田之气凝神至中堂处,双眼微闭,平神静气,口中默念开天目咒:“开通天庭,使我长生,彻视万里……急急如律令。”

“开!”真言一声呔喝。

曹长信吓一大跳,急忙转身倒退数步惊慌叫道“怎么了?怎么了?真言也不理会,收功放下双指慢慢睁开双目,所见之下院内景象已大不相同,四周象是笼罩上一层蒙蒙的青光,目光所及之处清晰可见,惊喜之中连声呼道:“成了!成了!”

曹长信见没什么动静,几步上前照真言头上给了一巴掌气道:“你小子咋呼什么!什么成了成了!”

真言摸摸头苦笑道:“我是说我把天目开成了。”

曹长信还没反应过来:“开天目!你还开天窗呢!”

“——咦!你——说你开天目?是道家所说的开天目?也就是说你可以看到鬼了?”

在看到真言大力点头后,曹长信张大嘴巴心里不争气的狂跳几下猛喘几口气道:“你小子再说清楚点!”

真言把白天从书上看到的几个咒语和刚才念咒的情况简单说了下,曹长信一听大喜,连声叫好说:“看不出你小子还真行,这下好了,有了你这几手还怕什么无头鬼!”

真言忙说:“那几个还没试呢,谁知灵不灵!”

曹长信满不在乎说:“一个灵就说明这本书所讲的咒语没糊弄人,再说不还有我的宝贝嘛!走走,进屋再说。”真言暗想你的宝贝说不定就是假的。两人前后开房进屋,真言嘴里催道:“曹馆长,这都到地儿了,也该把宝贝拿出来备着,也好有备无患。”

曹长信嘿嘿笑着,真言感觉不妙,只见曹长信不慌不忙从怀里掏出一瓶白酒,难道这就是“宝贝???”@。#$。。%!^~*—#~。。*%。。$,!@#………真言狂晕两眼射出杀人的寒光只刺曹长信。曹长信在真言的寒光盯视下坦然自若,打开瓶盖长饮一口,吐出一口气道:“好酒!”屋内顿时弥漫着醇香的的酒味。

真言还沉醉在如何杀死曹长信的一百零八种手法的快感中,曹长信打了个酒嗝道:“慌什么!天机不可泄露,不到关键时刻决不拿出!” @。#$。。%!^~*—#~。。*%。。$,!@#………真言终于尝到了惨败的滋味。

找到灯绳打开灯看了一下屋内的环境,曹长信就迫不及待的让真言关灯,还振振有辞道:“摸着黑才好看到鬼!”又是一阵狂晕后真言只好关掉电灯,安慰自己说反正我开了天目,不方便的是你。黑暗之中,真言在客厅地板上就地盘膝打坐,曹长信则躺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的找真言说话,也不管回不回应,真言一时心浮气躁无法进入空明之境,最后实在不堪忍受之下怪叫道:“拜托!闭上你的乌鸦嘴,没看见我在打坐吗!”

曹长信楞了一下道:“好好!你练功,我不打扰你。”

曹长信闭了嘴一时无聊,在沙发上折腾了几下竟睡了过去。

真言调整呼吸,内观己身,依心诀缓缓催动体内气息运行大周天,渐渐进入内察一心,外观万境,了然明静的境界。此时,真言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外面的丝丝动静,都如同在真言耳边般的清清楚楚,这是练气化神将要小成的迹象,真言尽情享受在这美妙的感觉中。

风似乎已停,外面偶而传来几声犬叫声,旋即象小石子投水般的溶入黑夜的沉静中,再无半点声息。

时间在静静的流失,这时院内突然旋起一股风,地上的落叶发出沙沙的声响。真言心里发紧,起身凑到窗前向外看看,院里没有任何异常,只有死寂般的黑暗和曹长信微微的鼾声。真言不堪忍受现在的孤独,动手去推醒曹长信。

“哦!在那儿在那儿!”曹长信的反应比较激烈,一个猛子跳起来左右四顾。

真言偷笑道:“紧张什么!还没来,哎!你说今晚会不会来?”

曹长信揉揉眼睛说:“那谁也说不准,再等等看!”

曹馆长话音未落,房门“吱呀——!”一声自行打开,两人面面相窥均是一脸惊色。

一阵凉风拥进,几片落叶随风飘舞着飞入房内,真言按住紧张的心情对曹长信说:“没事,是风。”

正要去关门时,突然院内异声顿起。

“还——我——头——来——!”

如此响了两遍后戛然顿止。

真言和曹长信对视一眼,掩饰不住内心的惊恐。真言打着结巴问道:“怎……怎么……办?”

曹长信此时显示出姜是老的辣的老道,镇定道:“是富不是祸,是祸躲不掉!怕什么?说不定它还怕我们呢!出去吧!”说完冷不丁从背后推了真言一把。

真言没有防备下踉跄的冲出门外,在门外来了个急刹车。

刚一抬头要大骂曹长信时,身躯一滞呆立不动。

曹长信紧随其后小心翼翼的摸了出来,却什么也看不见,心里似有些安定,口气一松问真言道:“看到什么了?怎么什么也没有?”

真言眼里却有另番恐惧情景,只见院内漂浮着一团灰雾,见有人出来,一阵翻涌收缩凝聚后竟化成一个半透明人形,身着长袍看不出前后之分,颈上正是空空无物,断颈处不断涌出血沫,顺着袍袖缓缓流下滴答在地上,只是不知凄厉的叫声是从何处发出。“无头鬼!”真言内心暗自惊叫。

听到曹长信的问话,真言醒转过来慌道:“有……鬼!是无头鬼!”

曹长信听不到鬼叫声半信半疑道:“不会吧!那你快施法术呀!还楞着干什么?”

真言这才想起施法术的事儿,见无头鬼只是在原处没有过来,他急促的对曹长信说:“鬼就在前面,把你的宝贝准备好,那我先试试。”说完夺过曹长信手中的酒瓶猛灌几口,顿时酒劲冲头,因此壮了壮胆朝前迈出一步,强按心神抬右手并二指于太阳Xue,体内气息急速运转,神随心动嘴唇稍开护身辟邪咒、安魂魄咒接连脱口而出一气呵成:“左青童玄灵,右青童玉英……急急如律令。……纣绝标帝晨,谅事构重阿……七非通奇盖,连宛亦敷魔,……此是鬼神家。急急如律令。”

急促的声音在夜空中响起,已听不清在喊什么,高低错落的嗡嗡声形成怪异的音波,以真言为中心震荡散开,一声厉叫无头鬼在接触声波后浑身颤栗,院内阴寒之气大盛,温度急剧下降。

曹长信忍受不住突如其来刺骨的冰寒,打着哆嗦道:“怎……么回事儿?这么……冷?难道……得得……得……”

真言无心理会,体内气息全速运转抵抗冰冻感觉,此时胸前玉佩也涌出一股热流上下遍流全身,一时阴寒的感觉顿失,整整心神,左右手同时并出食、中指,指尖触于眉间喝出最后一咒——拘执恶鬼咒!“九天有命,……武卒天丁,风火齐战,伐邪狡精,上威六天,下摄魔灵,……万神敬听。”说完双手紧握并指向前大喝道“急急如律令。”

只见语音尤如实质,聚集于指间随着大喝声,倏地冒出一道淡色的音柱激射而出之奔无头鬼而去。

“轰!”

音波穿过无头鬼在其胸处轰出一个盆状大洞,厉声再起,耳中灌满了凄厉悲惨的尖啸声,空间瞬时被扭曲,四周尽是幻影。

真言以为大功告成,正待收功自夸一番,再看下去却是神情大惊,无头鬼胸前大洞烟雾翻滚在啸声中竟渐渐恢复原状,浑若无事。

曹长信什么也看不到,在一边干着急嘴里喃喃道:“捉住了没有?捉住了没有?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一阵嘎嘎笑声无头鬼竟然发出人声,尖叫道:“臭道士!你竟然还不死心,非要强出头,今次就叫你烟消云散连鬼也休想作得。”

真言酒性发作胆气突增,大喝道:“不好好做鬼,偏来人间惑乱,难道你不怕没了轮回的后果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