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腹黑帝王逗邪后》腹黑帝王宠瞎后 cj 腹黑帝王逗邪后完整版未删节

更新时间:2019-11-20 00:22:09

《腹黑帝王逗邪后》腹黑帝王宠瞎后 cj 腹黑帝王逗邪后完整版未删节 已完结

《腹黑帝王逗邪后》

来源: 作者:萧凡 分类:架空 主角:福身,明后

《腹黑帝王逗邪后》作者:萧凡,架空类型小说,主角:福身,明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雨蝶飞了然,扬起众人所见的第一丝微笑:“赐座!”一挥袖,红色为底,金丝绣案的凤袍扬起一抹亮丽的弧度,凤钗的流苏微微晃动,让她整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雨蝶飞了然,扬起众人所见的第一丝微笑:“赐座!”一挥袖,红色为底,金丝绣案的凤袍扬起一抹亮丽的弧度,凤钗的流苏微微晃动,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雍容华贵,气度不凡。

没有像所有后宫女子一般绾起发髻,而是将脑后的发丝顺着,头顶的发髻堪堪够锁住凤冠,凤冠上的红色宝石散发着奢华的光芒,而光洁而白皙的额头则被她创意式地点上前所未有的花钿,寥寥几笔,勾出一朵动人心魄的火莲,傲然眉心之间。

雨浩宗微微眯起眼睛,什么时候他冷情冷心的女儿居然出落得这般倾国倾城了?这样的雨蝶飞,莫说皇上,哪怕是天下间见过她的男子,都不会再忘记她了吧!

恍惚间,似乎透过雨蝶飞精致的脸看到另一个人。阿良,走了很多年了……

“相爷请用茶!”芷兰奉上香茗,退下。

雨蝶飞别过脸:精明如雨相,竟然会失神。还是说他发现自己不是雨小姐?

思及此,雨蝶飞心中咯噔一下,袖袍下的手渗出些许汗水,颈子后也有些凉凉的。

仁德宫大殿一时间陷入诡异的沉寂。

淑妃看了看陷入沉思的宋贵妃,又瞥了一眼皱着眉的贤妃,侧目,看着凤座上一脸淡漠的皇后:“皇后娘娘,方才各位姐妹们还等着您的赏赐呢,您看……”

意思是,你老子都把你的嫁妆送来了,这下应该有东西赏下了吧。虽说没有看到意料中的景观,可用自己毫不在意的小东西换上一两件右相府的珍玩,稳赚不亏啊。

方才那些嫁妆大家可都是看到了,随便一件首饰朱钗都是京城珍宝坊出品的精致物件,纵观那一百二十抬嫁妆,哪一件不是精心备下的?

一听到淑妃说起,方才眼红不已的贵人们纷纷点头应声。

雨蝶飞不禁好笑,这些都是什么人,没见过银子么?还是家里亏待了她们,张容华说的不错,这后宫的女人果然是见不得好东西啊。

雨相轻啜一口香茗,看向上座。“皇后新婚之喜,既然各位娘娘来讨赏,又怎会没有?”说罢,侧身看向莺莺燕燕,一拱手:“各位娘娘都是在皇后之前进宫,皇后年幼不知深浅,他日还望各位关照一些。”

听得这话,所有人脸上都或多或少表现出几分讪讪,关照?皇后娘娘别“关照”她们就是她们的福分了。

再说,堂堂雨相,来和皇帝的女人说,你们一定要照顾好你们的主母,这是多么讽刺啊!何况,瞧雨相的姿态,这哪里是请人关照自己的女儿,今日只怕是示威来的多些吧。

雨蝶飞看着帮自己张罗的雨相,自在脑海里搜寻一番。

难怪了,这雨小姐平日里为了掩饰自己的冷厉和骨子里久经杀戮的戾气,不但专挑粉嫩乖巧的衣衫穿,更是从不接受黑色饰物或冷色调的东西。加之,为人清冷不说话,只让雨相觉得她性格内敛不善交际。

一拂袖,雨蝶飞抖了抖凤袍,起身:“初心!”

初心一福身:“奴婢在,娘娘有何吩咐?”

“附耳过来!”

初心微微一愣,依言照做。听得耳边柔声阵阵,却越发皱紧眉心。这……

“去吧。快去快回。”雨蝶飞不顾众人好奇的目光,一抬手,示意芷兰给她茶。

初心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带着汀兰和幽兰,又叫上几个宫女快步离去。

淑妃微微一笑,带着这么多人去,定然要拿来不少好东西了。皇后今日这血,是不放也得放了,没见到雨相为了自己的女儿以后日子好过些,急着收买她们吗?

雨蝶飞不管下面那些人想什么,一口茶咽下,眉心微蹙:“芷兰,以后本宫只喝明后雨前的碧螺春,记着了?”

芷兰一福身,乖巧地回道:“是,奴婢记下了,以后一定不会忘。只是眼下怕是难找到……”

淑妃勾起红唇,不屑地嘀咕道:“没见识的东西,人都喝明前碧螺春,你倒好,能喝到顶级明前碧螺春不喝,非得要雨前。”

贵妃斜目,不悦地皱眉。淑妃感觉到,立刻尴尬地闭嘴。她怎么忘了雨相还坐在殿里。

雨蝶飞将茶盏交给芷兰:“怎么?宫里没有?那就去宫外找。清明前的顶级碧螺春经过一个秋冬积蓄,自然是最好的,本宫却觉得不够劲道,过分含蓄,小家碧玉般羞涩内敛,始终不及谷雨前的碧螺春来的大气天成,奔放自然,提神醒脑,而后味无穷。”

此言一出,就连雨相也不禁点头:是品碧螺春的行家。或许明前碧螺春最柔和甘甜,受众奇广,却耐不住喝茶的老行家,品来不够味。

可他雨浩宗的嫡女,什么时候爱上茶的,还有如此见地?难道,真是他不够关注这个女儿?

“皇后娘娘放心,稍后臣就让人寻来,以后娘娘缺什么,只管让人来知会一声便是。”

“如此,倒是劳烦右相了!”

“哪里,应该的。只是,不知娘娘何时这般爱茶了?”

雨蝶飞脑子一嗡,糟了。雨小姐向来随意,雨相给她什么,她便是什么。如今换成她雨蝶飞,可不会这般。雨前碧螺春是她的钟爱,看书写论文甚至鉴定文物等等只要是在思考,她都不能少了。

然而,面上却展颜一笑,眉心的火莲似盛开一般,妖冶动人,清水般的眸子眨了眨:“父亲身为神武国的右相,日理万机,女儿的这些小爱好哪里能扰到您。平日里,府里有什么就用了,如今女儿既已出嫁,少了父亲的约束,自然要多宠着些自己了。”

如此俏皮的女儿,当真晃花了雨相的眼睛。“哈哈哈……皇后娘娘说的不错,如今不比在府里那会儿时时刻刻有人照料着,娘娘以后当然要多顾着些自己。也罢,既已出嫁,这些小喜好就紧着自己便是,不必太拘着!”

“何况,在女儿看来,品茶和品人是一个道理。宫门似海,女儿身为一国之母,日后,不仅要品后宫之人,更要品尽天下人,更重要的是要明白皇上要什么,如何伺候好皇上。故而,怎能不识这杯中之物?父亲,这也是女儿对自己的约束。”

雨蝶飞说这话时,目光停留在芷兰手中的茶盏上。

雨相一手托着杯盏,目光从雨蝶飞的脸上转移到自己的杯子上,点头:“皇后说的不错,看来臣的教导,皇后都铭记在心,身为父亲,臣深感欣慰。”

宋贵妃目光游移在雨相和雨蝶飞之间,他们的对话,她似乎懂了,又似乎没懂。看来,这个雨蝶飞要比想象中的难缠!

淑妃听罢,一张脸火辣辣地。皇后那一巴掌回得当真又狠又准,哼,到底谁才是没见识的蠢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